• 站长网[www.zzw.com]欢迎您!
  • 首页 > 网上创业 > 正文

    外卖市场为什么没有占领千亿市场的城市闪送?
    2017-09-12 16:20:59   来源:36氪    发布:1004  评论:0 点击:

    摘要:从2016年开始,同城即时速达业务开始悄无声息地蔓延开来。数据显示,2016年同城快递业务累计达563 1亿元,同比增长40 5%。和闪送相似的,以用户到用户、点对点业务为主的速递公司还有人人快递、UU 跑腿等,其次还有以企业到用户为主的达达、点我达等。

      同城即时配送似乎一夜之间“火”了。

      吴茂榕最早在公司电梯里的广告看到闪送,“同城即时配送”这些字样他一开始还不太理解有哪些人需要用到它。

      直到有一次,公司领导临时组织了一个论坛活动,但会场没有椅子,需要有人在短时间内把椅子从公司搬运到会场。所有人都抓耳挠腮的时候,吴茂榕忽然想到了闪送,后来闪送的快递员来回骑了六趟摩托车把所有的椅子搬运到了会场。

      像吴茂榕这样的普通用户,是闪送平台上80%的主流群体,在某些时段忽然有同城配送快递的需求,不管是送给大使馆的签证材料,还是给刚给男朋友准备好的热腾腾的便当,或者是落在家里的重要工作文件,都可以通过闪送在1小时内送到指定人的手中。用户可以足不出户,共享运力来完成一切。

      从2016年开始,同城即时速达业务开始悄无声息地蔓延开来。数据显示,2016年同城快递业务累计达563.1亿元,同比增长40.5%。和闪送相似的,以用户到用户、点对点业务为主的速递公司还有人人快递、UU 跑腿等,其次还有以企业到用户为主的达达、点我达等。

      资本正在青睐这些公司。尽管闪送创办于2014年,但在今年上半年却加快了融资的频率,从今年2月份到8月份,密集进行了三轮总计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

      根据IT桔子的数据,在同城配送相关的投资事件中,有超过30%发生在2016年底至2017年上半年。数据显示,闪送、人人快递、UU跑腿、极客快送、快服务等企业在今年总计获得了超过1010亿元的投资。

      大公司也开始重新评估这个业务的重要性。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都在今年3月份上线了跑腿业务,除了帮用户买一些平台上没列出商户的商品以外,也可以实现点对点的同城速递服务。达达也在今年3月宣布,发力“达达快送”,满足C端用户同城即时送、取物件的需求。阿里巴巴旗下的物流平台菜鸟裹裹也在去年9月宣布切入一小时极速达同城物流速递市场。

      从送达时间上看,同城即时速达和目前的外卖平台以及生鲜电商所倡导的一致:至少2小时内送达,最快半小时完成交付。但配送的范围,从“最后一公里”,反向蔓延到同城的几十公里内。总而言之,一切都要快。

      但有意思的是,需求一直都在,但这门生意能不能做起来,却没那么简单。早在2000年,e国网就曾宣布推出“e国1小时”,承诺在网上订单发出1小时内,免费送货到用户指定地点。这个服务推出第一天收到30多张定单,然后在一个星期内一天的订单就达到七、八百一天。

      但推行了一年多后,这个服务宣告失败了。e国网的张永青在一次采访中反思,因为所送商品毛利太低,“当你利润不足够高的时候,这个作为商业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相反,闪送在2016年4月实现盈亏平衡,那一年,订单量翻了3倍,随后在2017年就有资本看好,半年进行了三次融资。

      正如IT评论人洪波所说,现在“京东,阿里和美团这些巨头争先恐后进入e国当年的死地,你不由得感慨,有时候你什么错误都没有,就是做得太早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直到现在,这个17年前就曾有人尝试过的业务才被点燃呢?

      外卖大战的后市场

      同城速递服务的春天,出现在外卖大战接近尾声的2016年底至2017年初。泰合董事杨佳乐认为,今年同城速递市场的火热和外卖平台的大战有着直接联系。

      即时配送最大的需求,最开始来自于外卖。“其他的需求都还在培育之中,只有外卖是对速度有非常高的要求的”,杨佳乐回忆,从2013年开始到2016年,外卖大战的战火美团,饿了么和百度之间蔓延开来,除了逐步累积的融资数额,还有不断被培养起的用户意识。用户开始习惯于在移动互联网上享受这种短时间和短距离的配送服务。

      除了外卖大战,滴滴和快的掀起了打车大战,也给同城速递市场提供了土壤。顺为合伙人程天认为,打车大战以及移动支付的普及,让用户开始全面接受通过手机支付换取服务的行为。

      杨佳乐告诉36氪,“闪送的关键点是在消费者的头脑中种下了一个锚。消费者可能在最开始并没有这类需求,但是当他有需求的时候,他能反应到,闪送可以马上满足他,然后习惯地用下去”,通过3年时间,闪送逐步建立起了自己的品牌认知。

      顺为合伙人程天从2014年就开始接触闪送公司。今年6月,顺为资本领投了闪送的C+轮5000万美元的投资。程天告诉36氪,之所以在今年这个时机进入,是因为在过去几年的O2O大战中,尽管闪送这类的服务已经存在了,但由于每家数据都比较接近,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现在闪送的成绩证明了自己在运营和效率上的能力”。

      闪送市场总监杜尚骉告诉36氪,目前闪送的用户数3000多万,每天10万单(37个城市加起来),平均客单价30多元。据此计算,这意味着每月近亿元级别的营业收入。此外,今年闪送平台订单量月增长约15%-20%。

      难怪这项业务会收到资本的青睐。

      闪送的特点是客单价高,平均30元,这一价格超过了被作为优质快递标杆的顺丰快递,是普通快递的4至6倍,与外卖平台上的配送员相比则差距更大,他们平均一单收入在4-8元不等。

      和外卖相比,闪送配送员所能得到的薪资也不低,需要配送的单量则更少。

      目前闪送配送员有27万多,主要是兼职,如果一整天都做闪送,平均可以接8至10单,80%给闪送员;剩下20%,主要用于用户优惠、闪送员奖励和平台运营费用——换句话说,闪送配送员一天的收入平均在300元左右,月收入6000元左右。

      也就不难理解,这项业务,会受到类似公司的觊觎。比如外卖公司,以及京东这样有同城配送业务的公司们。

      为什么是闪送,而不是外卖平台们

      既然闪送是O2O大战孵化出来的市场,为什么外卖平台没有拿下这个市场?

      从运力来看,无论是美团还是饿了么,都在外卖业务下积累了自营物流团队,拿饿了么来说,帮买帮送业务用的是蜂鸟配送系统,注册配送员达300万左右。

      但大部分用户还是习惯通过饿了么来买东西,而不是送文件。根据饿了么介绍,从今年3月跑腿业务上线至今,目前“替我买”和“替我送”比例为7:3,帮买的订单主要是数据线、小吃、卫生巾等便利店品类,帮送的订单主要是文件、发票、合同、电脑、手机和礼品等,配送运费平均为12元。

      业内一般认为,无论是美团和饿了么,都没有威胁到闪送这类公司。而这两家公司也都不愿意公布跑腿业务目前的订单量和具体运营情况,回复均为该业务刚上线,还需要运营一段时间再公布数据。

      这是两种运力模式的PK。

      就外卖平台的配送员来说,他会先收集一定数量的外卖订单,合并着跑腿业务订单,为自己设计一个合理的配送路线,把商品分别交付给多个人。然而,闪送的形式是点对点,从A用户处取货后不做任何停留,直接送到B用户,实现专人专送。

      闪送快递员杨念坤告诉36氪,外卖配送员很少有加入闪送配送团队的,“他们中大部分人不适应长距离奔跑,不熟悉北京整体的路线,比如说,直线距离20公里的订单,如果单跑一趟的话,得一个半小时到两小时,然后来回就得花个四五小时,只要扣完钱的话也就没多少钱,四个小时就挣点小钱。他们就不如干自己的老本行。”

      “美团他们的跑腿业务还比较难做起来”,一位外卖配送员告诉36氪,一来因为闪送业务的起步价16元,餐馆用闪送送一餐饭不值当了;二来外卖配送员不愿意接同城远距离的订单,路不熟,路上浪费的时间太多,效率太低,每单的补贴太低,都成为了外卖平台在跑腿业务难以推进的原因。

      “什么样的价格反映了什么样的单量,单量决定了你什么样的密度,那这个密度实际上匹配的是说你匹配多少运力”,泰合资本杨佳乐说。

      “如果是从零起步的创业者,我们觉得已经很难再杀入这个领域了”,杨佳乐表示,现在才进入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需要在短时间内投入更多,但机会概率很低,因为闪送的品牌认知已经在这几年被建立起来了,“想要弯道超车,需要蛮多的投入或者时间去换取。”

      因此,尽管外卖平台具有海量的用户,高品牌认知度,但是在运力的组织形式上,外卖平台和闪送这种众包平台有着本质的区别。杨佳乐分析,这导致外卖平台在跑腿业务上的进展不是非常顺利。

      此外,送外卖这项业务本身需求依然旺盛,外卖平台没有专心地发展点对点即时配送业务的强烈需要。

      跑腿业务是个相对外卖更低频,这种需求是否能靠补贴来刺激?至少程天认为,目前来看,同城速递还很难像外卖平台一样依靠补贴发展。

      对手并未消失

      但这并不代表,闪送可以喘一口气了。

      “达达是目前闪送最值得警惕的对手”,一位物流行业研究人士告诉36氪。

      达达CEO蒯佳祺在近期接受36氪采访时称,直送模式在一线城市都会有数十至百万规模的市场。换句话说,这也绝不会是一个只允许少数玩家存在的赛道。

      36氪曾报道过,今年3月,达达宣布推出“达达快送”,满足C端用户同城即时送、取物件的需求,寄送或者代取的物品范围涵盖合同文件、食品饮料、服装、零配件、发票证件、礼物鲜花等。

      配送方面,达达几乎推出了和闪送完全相同的服务,“15分钟上门取件、1小时送达,7X24小时全天候专人直送服务”。上线后,达达快送的每周订单量相比上线初期增长了150倍,目前达达快送订单已经超过10万单,但占达达物流订单的比例还小,其预计有望达到10%。

      在达达切入同城速递业务之前,和闪送不在同一个赛道,做的主要业务是类似外卖的这种业务,低客单价,有着不同的客群。作为一家京东持有股份的公司,京东到家的订单,就是达达在配送。

      达达创始人&CEO蒯佳祺解释,达达是在服务了沃尔玛、京东等企业客户后,在同城最后三公里配送领域做到了领先,同时看到了C端用户对同城急件的需求,所以新增的这个业务。

      京东到家这样的业务,已经给达达提供了密集的订单。“物流的核心是一张网络,当新达达的几十万活跃配送员足够密集时,向距离更长的同城配送扩张也顺理成章”,蒯佳祺表示。

      程天表示,就闪送本身来说,未来跨品类和跨服务也可能会去尝试,但是短期内还是专注在国内速递业务的扩张上。“国内目前也只做了大概二十多个城市,国内这个县级以上城市三千多个,地级以上也有五六百个,所以还有很多机会没有被发掘。”

      闪送和达达从两条平行赛道起步的公司,已经逐步走向交汇。但闪送市场总监杜尚骉还是比较乐观,他告诉36氪,“闪送处于没有竞争对手的状态”。

      现在,达达已经开始在品牌广告和价格下功夫,推出了比闪送更低的价格。

      同城速递业务本身属于低频服务,一旦遇到有大流量加持的平台还是给它带来不小的压力,而现在,无论是京东,还是阿里巴巴的菜鸟,都已经看到了这块市场。

    相关热词搜索:闪送 外卖市场 吴茂榕

    上一篇:联想要让产品更人性化,营销是至关重要的!
    下一篇:食行生鲜获天图资本领投的2.9亿元人民币融资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