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长网[www.zzw.com]欢迎您!
  • 首页 > 网上创业 > 正文

    探探创始人潘滢告诉你真实的社交战场
    2016-05-30 14:31:34   来源:猎云网   发布:1005  评论:0 点击:

    摘要:We Are Social在今年1月公布了《2016年全球数字、社交和移动调查报告》,为我们清晰呈现了排位在全球社交网络前20的选手。统计数据显示,Facebook稳居统治地位,腾讯几乎垄断了中国本土市场,百度、新浪、欢聚时代也均占有一席之地。

    王宇&潘滢 探探 探探App
     

    1999年2月,腾讯QQ正式上线,为中国的年轻群体开辟出一个全新的社交阵地。

    对于“探探”的创始人潘滢而言亦是如此,她告诉猎云网:“我们那会儿可选的社交软件就只有QQ,很多人在上面交朋友。对于年轻时的我来说,QQ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的生活,我通过它认识了很多重要的朋友。”

    如今,social依然是年轻群体的刚需,在线社交产品却经历了数轮风云变幻。

    我们放眼全球,We Are Social在今年1月公布了《2016年全球数字、社交和移动调查报告》,为我们清晰呈现了排位在全球社交网络前20的选手。统计数据显示,Facebook稳居统治地位,腾讯几乎垄断了中国本土市场,百度、新浪、欢聚时代也均占有一席之地。

    王宇&潘滢 探探 探探App

    由此可见,全球社交产品的舞台上,巨头们正上演着龙争虎斗的好戏,而台下的社交新秀又怎甘于平庸?

    我想他们都会记得2014年的“双12”,陌陌(MOMO)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仅仅历时三年便扶摇上市,成功创造了自己的上市神话。一时间,陌生人社交的战场再起烽烟,几多星火,几多炮灰,自不必多说。

    1、P1七年——踩坑无数,放而不弃

    陌陌上市的这一年,王宇和潘滢也经历了创业生涯的重要拐点——他们暂时放下苦心运营了7年的时尚社区P1,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打造全新的陌生人社交App探探。

    用放而不弃来形容似乎更为贴切,王宇和潘滢做P1的初衷就是想以时尚为切入点,打开年轻群体的社交大门,却终不遂人愿。

    他们告诉猎云网,P1也曾经历过多次迭代,尤其是面对用户的使用习惯渐渐涌向移动端的趋势,也曾设想过将“两情相悦”模式植入在P1中,以引导用户社交。

    但正如潘滢所说:“首先,社区的用户更多的是寻求群体感,而社交产品要考虑的是对方是否吸引到你,才有产生社交的可能性;

    其二,由于我们的切入点是时尚,导致用户群过于狭窄,最终彻底变成了一个潮人晒和秀的社区;

    其三,我们切中的痛点还不够痛,虽然注册量有百万,用户质量也很高,但活跃度不高;

    其四,我和王宇都对社交产品有一种情怀,我们都认为,当时的社交产品都没有很好地解决陌生人社交的问题,更大的市场需求并没有被满足。”

    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不只是切入点的偏差,导致用户体量始终难以规模化突破,运营P1的七年里,王宇和潘滢踩坑无数,跨过这些坑,探探的能否圆了他们的社交梦呢?

    2、“探探”来了——唯愿两情相悦,制造一见钟情

    2014年9月,主打两情相悦模式的探探正式上线,由王宇亲自带领技术团队开发,P1原班人马运营。

    从上线之初,外界对探探的定位便是“中国版Tinder”,除了音译过来有些相似,主要功能似乎也大同小异:

    用户通过左右划动切换陌生人名片,左滑再见,右滑喜欢,只有互相喜欢才能聊天。一方面让用户避免了自己不喜欢的人的打扰、另一方面制造了“一见钟情”的浪漫。

    王宇&潘滢 探探 探探App

    擦肩而过(左)、左划右划(中)、名片展示(右)

    但实际上,探探的产品灵魂是“反约炮!光明正大交朋友!”,这一点和Tinder便极为不同,再细说产品层面的差异化:

    1)智能推荐陌生人——不仅基于LBS,还会根据用户之间曾经共同经过的地点、兴趣爱好、共同好友等十几项信息,计算并推送与之匹配的人。

    2)强力清除垃圾用户——由一支专门的审核团队7*24小时清理营销账号和垃圾用户,对于部分营销号,审核人员会追溯至微信,永久封机、封号,以保障高纯度的社交环境。

    3)保护女性用户体验——一旦男用户在聊天中涉及到“约”及其他类似敏感词,系统会立刻弹出窗口,询问女用户是否遭到骚扰,如果女方回答yes,那么探探人工客服会立刻介入调查。倘若发现情况属实,男用户就会被直接封机、封号,永久不能再注册探探。

    4)陌生人社交也可以如此浪漫——为了让女用户在探探上更有浪漫的感觉,最新一版的探探推出了“擦肩而过”功能,为用户推荐一天中与自己经过相同地点的人,“擦肩而过”的地点、次数均可见。次数越多说明生活圈子越相近、缘份指数越高。

    3、被“全球社交巨头背后的男人”选中,累计融资5000万美元

    前文中我们提到,此时的陌陌已经成功上市,一时激起千层浪,交友软件层出不穷,“约”一度成为这些软件甩不掉的标签。

    王宇和则潘滢逆流而上,反其道而行之推出的“反约炮”App探探却在资本市场平稳着陆:

    2015年1月,探探完成500万美元A轮融资,由贝塔斯曼亚洲基金、元璟资本、黑桃基金共同投资。根据王宇和潘滢在同年2月公布的信息,探探在上线6个月内便收获了不错的数据:共产生了1300万次用户“配对”,用户累计划动次数超过3500万,周用户留存率为55%-60%,月留存率在30%左右,单日“配对”可达40万次,周活跃用户中的80%会“配对”成功。

    随后,探探的周留存率快速增长至70%,月留存率达到60%左右。火速于同年7月完成由DCM、KPCB、光信资本、LB资本等机构联合投资的1300万美元B轮融资。

    时至2015年,探探又不断刷新着自己的数据:DAU超250万,注册用户1300万(不包括审核未通过的500万注册用户)。男女比例为6:4,女用户的平均年龄为22岁,用户在全国的地域分布比较平均,阶层以白领为主,IT互联网从业者所占比例最大。

    今年5月初,探探稳稳地完成了3200万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除了元璟资本、LB、DCM、贝塔斯曼、KPCB、光亮资本等机构,还包括鼎鼎大名的投资人Yuri Milner

    Yuri是谁?

    DST创始人,“全球社交巨头背后的男人”。Facebook、Twitter、Snapchat、WhatsApp、Airbnb、Groupon,这些耳熟能详的巨头无不出自Yuri之手,Yuri在中国的投资也可谓群星闪耀,包括阿里巴巴、京东、小米、滴滴打车、美团大众点评等。

    看起来,探探已经成为陌生人社交领域的一匹黑马,背后粮草充足,前路风光无限。王宇和潘滢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9年光阴虽如白驹过隙,那些并肩作战的回忆却五味杂陈。

    王宇&潘滢 探探 探探App

    4、相识9年——是朋友,是创业合伙人,是夫妻

    王宇和潘滢相识于瑞典,大约9年前,潘滢在普华永道做商务工作,王宇在爱立信做研发工程师。日子清闲,生活安逸。

    具体有多安逸呢?潘滢的描述画面感比较强:“一年只有两个案子,剩下的日子基本都在喝茶聊天,就觉得太没有挑战了。”

    “瑞典有一个词叫‘lagom’,它的意思和咱们中国的‘中庸’相差无几。整个国家奉行中庸之道,这是瑞典的独特文化,其实挺适合养老,但不太适合我们年轻人。”王宇补充道。

    2007年,两个小青年儿共同作出了改写他们人生轨迹的决定——回国、创业。

    在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潘滢的脸上还挂着一丝兴奋:“我们俩辞了职,背着包就回国了,那时候哪知道,创业原来是这样的。”

    创业可以,钱哪儿来呀?

    潘滢表示:“启动资金来自一位北欧的投资人。创业的第二年,我们就遇上了金融危机。”

    但往往人在最落魄的时候也最见人性的本质。

    王宇告诉猎云网:“我们的投资人在北欧有两处房产,为了让我们度过难关,他把自己的一所房子卖了。”

    当然,缺钱只是他们经历的众多困境中很小的一部分,潘滢对猎云网说:“对于当下的年轻创业者而言,创业环境比我们当初好太多了。我还记得07年我们整个团队基本上都住在办公室里,每天工作18个小时很正常,有太多的时候我们根本发不出工资。”

    一起创业的第5年,王宇和潘滢的从合伙人变成了夫妻,常年并肩作战所积累的信任和默契无不在访谈间自然流露。

    猎云网禁不住问道:“二位创业这么多年,最有成就感的事是什么呀?”

    潘滢答道:“把我的闺蜜嫁出去了是我觉得最有成就感的事。我们年龄相仿,但她还没结婚,也就到了着急的年纪了。当时,她在一些相亲的网站注册使用了,也都不怎么靠谱,骗子太多。后来下载了探探,半年后就告诉我们她要结婚了。”

    王宇则笑着看了看潘滢:“可能是娶到她(潘滢)吧。”

    猎云网:“凸^-^凸。”

    王宇&潘滢 探探 探探App

    5、那些你最好奇的问题,在这里—— 探探如何建立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王宇:我们认为社交产品的收入模式有这几种:

    首先是会员模式:由于探探的机制是同一张陌生人名片不会出现两次,所以我们考虑给会员开设反悔1次的特权,并且增加他的名片出现的次数;

    第二是广告:我们考虑在用户划动陌生人名片的过程中嵌入广告,依然采用左划右划的模式,让品牌和用户进行配对,而后为用户智能推送品牌的相关资讯;

    第三,我们还在考虑做实体礼物:比如说两个用户互相喜欢,聊的也不错,这时候男士想送给女士一束鲜花,可以发送系统弹窗征求她的意见——对方想送您一束鲜花,接受还是不接受?如果女士点击接受,就可以把地址发给探探,然后探探负责把实体鲜花送过去。这个地址是系统保密的,不会告知给男士。

    当然,商业化的前提是先把用户量做上去。

    C轮之后,给自己树立怎样的新目标?

    王宇:我们年初的时候就确立了今年的目标——年底做到700万DAU。去年我们已经实现了DAU 17倍的增长,今年定的这个目标也不成问题。

    会不断出现更好的社交模式吸引用户,有否考虑过探探模式的生命周期问题?

    王宇:我认为关键不在于产品是否吸引用户,而在于解决年轻群体通过在线交友的方式认识靠谱的人并最终自由恋爱的痛点。目前来看,对于这个痛点大家解决的方案很差,探探的方案可能是比较好的,但还有上升空间。这里面除了产品本身,还有很多运营的挑战,基础的运营工作就是保持男女用户比例均衡、App内的社交环境足够干净,这两点就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

    王宇&潘滢 探探 探探App

    创始团队的核心人物除了二位还有其他人么?聊聊探探团队的基本情况和企业文化。

    潘滢:还有一位合伙人,我们在创办P1的时候就和他认识。他以前在新浪、搜狐之类的大公司工作过,后来进入SIG做投资人,看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探探。当时他来我们这坐了坐,我们聊了聊,就决定加入探探了。

    王宇:除了我们专门的审核人员,整个团队有五十多人,其中二十多个归属于技术团队。在管理方面,由于我在瑞典长大,所以崇尚国际化的管理方式,整个公司没有太多上下级的束缚,思维活跃、动手能力强的90后偏多。另外一点就是,由于我们从P1起家,而P1又是一个高端的社区和品牌,这种文化一脉相承,所以我们的一切工作都会非常注重和强调质量。

    现阶段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王宇:用户增长永远是挑战。B轮融资完成之后的那个时期,我们就陷入了用户数量不足而难以平衡配对需求的困境。当时只能调整推广策略,因为每一种推广模式的有效期都是有限的,用户增长需要不断的换打法。

    相关热词搜索:探探 探探App

    上一篇:VR看房只是表面看起来很美,想说爱你不容易
    下一篇:徐沪生谈内容创业的未来会在哪路?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