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长网[www.zzw.com]欢迎您!
  • 首页 > 业界资讯 > 正文

    我们为什么需要独处?又该如何独处?
    2018-08-10 20:36:49   来源:Cado    发布:1006  评论:0 点击:

    摘要:”你什么时候会停下来?“ 名厨Julia Child的丈夫Paul在上世纪50年代写道,当时他们一家人在巴黎。“你什么时候画画?什么时候歇息?什么时候给家人写信,闲躺在草地上,聆听莫扎特的音乐,眼光投向波光粼粼的海面?”

      一个普通的成年人,醒着的时间里至少有三分之一是独自一人。

      ——Mihaly Csikszentmihalyi在书《Flow》中写道

      你是如何度过独处时光的?刷微博?发微信?刷朋友圈?网上购物?我们能做的事情无穷无尽。

      但时间是有限的。

      独处的时间,是生活向你发出的邀请,让你有机会去做自己一直渴望做的事。你可以阅读,写代码,画画,冥想,学习新语言或者去散散步。

      独自一人的时光,你可以在街上细细挑选二手书,不用担心伴侣抱怨你的安排,说浪费时间、不好玩。你无需和他人礼貌寒暄,家长里短叨个没完。你可以去公园,也可以去巴黎。

      现代生活中,一个人呆着的时间很长的人,其实并不少。在北美洲和韩国。越来越多人独自居住。据欧睿国际估计,从现在起到2030年,全球看来,“一口之家”的数量是所有家庭类型中,增长速度最快的。独自就餐的人不少,独自旅行的人就更多,数量比之前增长明显。度假租赁公司、豪华旅行团和行业内其他企业的数据都表明,独自出行的人数增长超过10%。数据之所以上升,不知是因为单身人士单独出行的次数增加,已婚已育的人,单独出行的数量也在增长。根据MMGY对2016至2017年,美国人在全球出行状况的统计,有家室但是单独出行的美国人,占到所有单独出行者的近10%。也就是说,独自去旅行不是单身的年轻人或退休后的老人的专利。不管你年龄多大,家庭和情感状况如何,你都可以自己一个人,说走就走。

      孤家寡人的数量虽然在上升,但想作隐士的人还算是极少数。世界各地遍地开花的共享生活和工作空间,就是明证。不过,悠闲地自己呆一会,不管是在欧洲漫游五天,还是在自家院子里放空五分钟,都是让人艳羡的。

    我们为什么需要独处?又该如何独处?

      皮尤研究中心是美国的一间独立性民调机构和智库机构,最近进行了一项调查,对象包括各年龄段的男性和女性,其中85%的受访者表示,有时候自己需要一个人静静呆着。这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但是尽管我们珍惜独处时间,却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呆着,导致自己失去了一些潜在的快乐,错失了丰富多彩,甚至是改变人生的体验,也没能认识那些本可以改变我们人生的人。

      2015年,《消费者调研杂志》发表的一系列研究发现,面对有趣的公共活动时,比如看电影或上馆子,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如果需要独自前往,就会选择回避。研究的结果是,人们觉得,自己一个人去,没有结伴去那么有趣,他们也担心其他人对自己的看法。

      确实,对很多人而言,孤身一人是要回避的一种状态,总是让人联想到孤独和抑郁。弗洛伊德就曾发现,“在孩子身上发现的第一种恐惧症,就是对黑暗和孤单的恐惧。”在文字记载出现之前,很多文化就有对孤单的恐惧,完全无法忍受孤身一人。正如心理学界Mihaly Csikszentmihalyi在关于幸福之科学的书,《Flow》中写道,“只有巫师和萨满,才会在独处时觉得自在。”

      《科学》杂志在2014年发表了一系列研究,研究发现,参与实验的对象宁愿用电电自己,也不想独处15分钟。从亚里士多德的时代以来,科学家和哲学家就注意到,人是社交型动物。确实如此。维持良好的关系有利于生存,有利于人类共有知识的积累,有利于共同进步和幸福感的提升。哈佛成年人发展研究是人类历史上对成人生活历时最长的研究之一。连续八十随访成百上千个男性。研究一次又一次地发现,长寿的对象往往和家人、朋友、同事和社区内的其他人关系很好。良好的人际关系是长寿健康生活的关键。

      而社交上被孤立的人,在疾病和认知衰退方面都有更大的风险。哈佛此项研究的带头人Robert Waldinger在自己的TED演讲中甚至提到,“孤独感可以杀人。” 基督教的隐士会在独处时间之外,参与社区活动和祭祀。就连独居在瓦尔登湖的梭罗,林中小屋前都摆了三把椅子,“一把给孤独,两把给友谊,三把给社会。” 就连独行侠都有汤头陪伴。

    我们为什么需要独处?又该如何独处?


      独行侠,虚构人物,一名带著面具的前德州骑警(Texas Ranger)。在美国旧西部时代,与美洲原住民伙伴汤头(Tonto)一同维护正义。

      独处和其潜在的危险,自古以来我们就知道,这样的说法是有指导性的。但是这并不是事情的全貌。虽说有他人陪伴对人的健康很重要,但是陪伴并不是找到人生意义的唯一方式。

      几个世纪来,不少人重回孤独怀抱,理由有很多:宗教、创意、反思、重生和寻找意义。佛教徒和基督徒有自己的寺庙,北美原住民隐于山谷之中。奥黛丽赫本会回到自己的住处,她在1953年接受《生活》杂志采访时说,“我常常需要独处时间。如果我能自己呆着,从周六晚到周一早上,我就心满意足了,这是我充电的方式。”

      有些人在独处的路途上走的更远。他们航行,他们飞翔,他们越野,穿越千山万水,独自前行,比如Joshua Slocum。

    我们为什么需要独处?又该如何独处?

      Joshua Slocum是第一个在世界各地单枪匹马的人。他是一位出生于新斯科舍省的美国海员和冒险家,也是一位着名的作家。 1900年,他写了一本关于他旅程的书;独自航行环游世界,成为国际畅销书。他于1909年11月在船上航行时消失了。

    我们为什么需要独处?又该如何独处?

      Anne-France Dautheville

      Anne-France Dautheville是一名法国记者,作家,也是第一个独自骑摩托车环游世界的女性。“从现在开始,我的人生只属于我,按照我的方式行事。”她在1973年独自骑行12500英里。几十年来,不少学者也坚持认为,独处其实有其益处,包括上世纪50年代的儿科医生、心理分析家Donald Winncott,还有80年代的用过精神病学家Anthony Storr,以及现在心理学家主导的某些研究。他们的研究都显示,适当的独处时间,对人的健康是有益处的。

      一方面,在独处的时间里,我们不会受到他人影响,真的有机会去探索,去发现在自己到底是谁。独处时,我们可以深入、独立思考。正如法律学者、隐私专家Alan Westin在《隐私和自由》中所说,“解决问题、自由实验和想象都有了空间。大脑可以集中精力,解决难题;也可以让想象驰骋,此时,灵感的拾取就像沙滩上捡贝壳这么简单,你可以轻松捡起,细细观察,如果好就存放起来,如果不好就扔了再拾。”

      思想家、艺术家和创新者,从柴可夫斯基到奥巴马,从法国著名浪漫主义画家欧仁·德拉克拉瓦到音乐人克里西·海特和作家爱丽丝·沃克,他们都曾提及自己对独处时光的需要。雕塑家罗丹,演员艾米·舒默,米开朗琪罗,还有众多哲学家和科学家,笛卡尔,和遗传学家麦克林托克,很多时间都是在独处。据《纽约时报》的报导,直到84岁之前,麦克林托克一直拒绝装电话。戊戍的作家,包括莎士比亚,诗人狄更生,沃顿,雨果和作家赫胥黎,都曾把孤独作为作品的主题。无数交响曲、歌曲、十个和戏剧都是以孤独感为主题的。

      作为有创意的人,“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就是他获得新的想法、有了新的发现的时刻,而这样的瞬间,通常他都是孤身一人。”Storr在其重要作品《独处:回归本我》中写道。虽然他人的陪伴确实可以带来快乐,但是有时候,身边有其他人,对干扰自己。他人的存在,可能抑制了创造的过程,

      “创造本身是很尴尬的”, 科幻作家阿西莫夫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上发表的一篇散文中写道。

    我们为什么需要独处?又该如何独处?

      印象派画家莫奈的作品

      “你每次想出一个好点子,背后都有千万个坏主意,你自然不想其他人看到自己不聪明的一面。”莫奈在巴黎的一场画展开始之前,将自己当作品全部撕碎,说这些画拿来当厕纸都不值得。美国画家劳森伯格的早期作品,都被他自己扔进意大利的阿诺河里了。

      独处时光不仅有益于创作(以及后来把作品“毁尸灭迹”),也有利于心灵的恢复和身体的疗养。最新的一些研究显示,哪怕是自己单独呆15分钟,没有电子设备的干扰,没有社会交流,也能减轻我们情感的激烈程度,让我们更放松,减少愤怒和忧愁。这项研究由Thuy-vy Nguyen领导,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公报》上。研究显示,我们可以把独处作为一种工具,用来调节自己的情绪状态,独处让我们“在兴奋后回归平静,在大怒后恢复平和,你可以重新集中精神,也可以简单地回到宁静祥和的状态。”

      独自一人的时候,我们可以“关机”休息,可以“停止扮演“,正如社会学家Erving Goffman所说,我们终于可以脱下人前的面具,自在地做自己。我们可以反思过去,我们有机会重新做自我评估,有机会考虑自己的行为举动,盘点一下自己的行为,列列“道德清单”(Westin)

      我们还可以回顾一整天自己积累的信息。就连比尔克林顿,教科书式典型的外向星人都承认,在担任总统期间,他每天都要安排几个小时的空闲时间,自己一个人呆着,静静思考,回顾,计划,甚至什么都不做。他还说,“有时候,为了得到足够的独处时间,我甚至得少睡几小时觉。”

      古希腊有个原则“epimelesthai sautou”, 哲学家福柯把它翻译为“照顾好自己”。虽说这在古代曾经是“社会和个人举止和生活艺术最重要的一个原则”,但是福柯发现,现在的社会,尤其是西方社会,出现了一种倾向,几乎将好好照顾自己看作一种不道德的行为。

    我们为什么需要独处?又该如何独处?

      其实,独处时光让我们的心态更开放,对他人更有同情心。明尼苏达州圣奥拉夫学院的宗教学教授John D. Barbour曾写道,虽说独处时,人们的时空里只有自己,但是独处“并不一定是自恋的”。Barbour说,圣经中的先知们寻求独处的时间,而独处过程中,他们形成了自己的看法,让他们对其他没有权势的人所经受的苦楚更敏感。“独处最有益的地方不在于逃避身外的世界,而是寻找另一种融入世界的方式。”Barbour在《独处指南:从心理层面看社会孤立、社会退隐和孤身一人》(The Handbook of Solitude: Psychological Perspectives on Social Isolation, Social Withdrawal, and Being Alone)中写道。

      然而,我们所处的时代有这么个倾向:把独处和社交看作一个命题的两个对立面,好像两者是天差地别,非黑即白的。我们要么独自坐在沙发上,要么就是在组织晚餐派对。这样区分独处和社交,不光是用处不大,也是有谬误的。心理学家马斯洛在书《存在心理学》(Toward a Psychology of Being)中写道,达成“自我实现“的人(达到人类需求最高层次者),能够同时身兼不同角色,甚至是好几个相互矛盾的角色。他么可以同时具有个性和社交性,自利又不自私。几十年前,心理学家Jerry M. Burger 在《人格研究》杂志中写道,那些非常喜欢独处的人,也不是说就不喜欢社交,这类人也不一定内向。只不过,相较于与他人相处,他们更有可能时不时想要独处,渴望自己反思、创造,给自己充充电。

      多年来,传统智慧一直告诉我们,如果你很多时间都是一个人呆着,那你一定有问题。确实,心理学家也观察到,很多人回避社交活动,确实是因为他们有社交恐惧症,或者他们情绪抑郁。不过,也有很多人喜欢一个人呆着,因为他们觉得独处时心情平静而愉快。马斯洛就曾写道,达到成熟、自我实现的人,会特别注重隐私、心灵超脱,对沉思默想感兴趣。

      至于花多少时间独处才是”刚刚好“,每个人的感受可能大有不同,要看个人偏好和环境。对某些人来说,独处的时光很难得,在繁忙的工作和家庭杂事之中,手忙脚乱的他们,可能觉得一个人清静会儿都是种奢侈。也会有人觉得自己独处的时间太长,几乎难以忍受。这个平衡需要每个人自己去寻找,或长或短,没有孰优孰劣。

    我们为什么需要独处?又该如何独处?

      ”你什么时候会停下来?“ 名厨Julia Child的丈夫Paul在上世纪50年代写道,当时他们一家人在巴黎。“你什么时候画画?什么时候歇息?什么时候给家人写信,闲躺在草地上,聆听莫扎特的音乐,眼光投向波光粼粼的海面?”

      当你孤身一人的时候。

    相关热词搜索:独处 发呆 思考

    上一篇:95后平均7个月就离职,7成第一份工作与专业无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